第六章 往事随风

泡沫蔷薇  猫颜  2290 字  2019-07-06 16:01 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错了?”眼前的男生依旧是狂妄的语气,却又带着几分玩味。黑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苡沫,似乎吃定她拿自己没有办法。

“你不会就是传说中,多了21号染色体的可人怜人吧?!”苡沫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“我说的可是标准的普通话,你是听不懂,还是理解不了?”

男生的脸色,随着苡沫的一字一句愈加发黑。她竟然说他是先天性白痴?她是真的不想活了么?

看她说话的口气倒也不像什么富家千金,名媛淑女。可是普通人家的女孩,敢这样的罪他吗?不管怎样,她就好像是一朵生长在灌木丛中的刺玫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男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当然听得懂,因为我的智商是200,我看比你的两倍还多。只是,我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有关道歉的字。我还在想,你不是因为暗恋我,才故意撞上来的吗?然后,又故意说一些顶撞我的话来引起我的注意。不过可惜的是,你不但手段低劣,也不够了解我,要知道,想要搭讪我的女人都会很惨的。”说到这里锡泽眯起眼睛,紧紧盯着苡沫。

他的眼神让苡沫莫名的感受到一种压力。他居然说她,是因为暗恋他故意去撞他?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男生?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才会遇上他这个怪人。

“我好久都没有听人把牛皮吹得这么清新脱俗了!就你这副样子我会爱上你?少自恋了吧你!还请您谦虚点吧,我都替你脸红。”苡沫啧啧舌。

原来眼前的这个女生真的不认识自己,才在他面前这样张狂。偶尔和这样的女生交谈也蛮新鲜的!这个女生勾起了他的兴趣。

“你是因为看见我才脸红的吧。”男生一脸坏笑的说:“我有自恋的资本呀,也有让众人恋我的能力。你不要嫉妒我,我是不会同情你的。你这丫头这么拽,本少爷就大发慈悲的赐你一个举世无双的名字吧:欧阳拽拽怎么样!还不快谢主隆恩?”

喵了个咪的,自恋就算了,还敢给我起外号,最最最重要的是,他竟然盗用了我这么多年的口头禅“大发慈悲”?怎么可以,这可是她和尹彦泽的专属用语。

苡沫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:“你、你、你!你这个破坏世界和平,阻碍社会发展,不维护人类和谐的大坏蛋!道歉都不会,唠唠叨叨一大堆,本小姐也赐你一名:欧阳费劲如何!还不快谢太后?”

这个小女生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他是皇上,她竟然敢当太后?做他的长辈?她是活够了吗?这女人怎么会是他心中的那朵蔷薇?真是看走眼了。

如此想着,他突然收敛笑容,眯了一下眼睛,有些愠怒的走近她,低下头贴近她的脸说:“以为自己是佳花名卉吗?带刺的蔷薇也只不过是一种低下的草本植物。”

苡沫一愣,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。怎么会突然会扯到蔷薇?他的思维还真具有强烈的跳跃性。

蔷薇……蔷薇……苡沫瞬间陷入有关蔷薇的回忆之中……

“彦泽,他们说我是小魔女,还说我是带刺的仙人掌。你说是不是?”苡沫从小就不温柔,常被人说性格像个小男生。

“苡沫,你的刺只是坚强的伪装。你不是仙人掌,你是蔷薇花。以后我会保护你,你不用怕。”彦泽笑着说。

“蔷薇花?”苡沫歪着头看着他。

“是,它自古被称为佳花名卉。虽然生长在灌木丛里,却是很美很香的一种花。和你一样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苡沫不像一般小女生那样害羞,反而惊喜的问。

“真的。”彦泽看着她认真的点点头。

然后博学多才的他还为苡沫朗诵了一首顾磷的诗:“百丈蔷薇枝,缭绕成洞房。蜜叶翠帷重,浓花红锦张。张着玉局棋,遣此朱夏长。香云落衣袂,一月有余香。”

“香云落衣袂,一月有余香……”苡沫还记得尹彦泽念到这句话的时候,微微羞涩的表情。

如今她只能回忆过往,却不见相思人。对尹彦泽的怀念,让苡沫常常感到悲伤又遗憾。

“你经常这样,不分时间地点的发呆吗?”男生看见她突然发呆起来,忍不住提醒她。

“啊?”犀利的话语把苡沫拉回现实。苡沫回过神来,望着他。

“你知道,和我叫板的后果吗?”甜蜜而苦涩的回忆瞬间躲的无影无踪。苡沫的眼前只剩下愈加浓黑的双眸,和紧紧压迫的气势这,让苡沫觉得仿佛瞬间堕入冰窖。苡沫虽然是得理不饶人,但是到底现在是自己一个人,皓又不在身边,看到他这样的表情,她心里突然没了底气。

这个男生这样狂妄自大,一定是有他嚣张的资本,看他的样子就是一个富家的纨绔子弟。万一真把他激怒了,搞不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可是,现在该怎么办呢?

要说巧是真巧,就在苡沫左右为难,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突然走过来一个男生,对这个坏脾气的人说:“泽,时间到了,我们走吧!”然后注意到旁边这个灵动的女子,眼睛一亮问:“你朋友?这么漂亮的女生,也不说给我介绍一下?”

撞人的男子不屑的看看苡沫说:“我可没有这么没脑子的朋友。”然后径直走到那个男生身边说:“走吧,阿尧。”

苡沫气的直跺脚,她怎么就这么倒霉?遇上这么个让人抓狂的主。她现在知道什么叫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了!这个叫什么泽的男生还真是让人受不了。泽!泽?泽……

尹彦泽的名尾,也有一个“泽”字。他会不会……不会,不会!尹彦泽对自己那么温柔,性格那么和善,怎么会向这个臭小子一样飞扬跋扈呢!

可是,如果脱去儿时的稚气,他真的有可能出落成这样一个挺拔的少年。怪不得他贴近自己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